美众议院通过2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 交由总统签署


2月15日,农业农村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紧急通知,明确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,要求尽快打通养殖业所需物资下乡和产品进城进厂的运输通道。

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吴杰曾建议,疫情期间,蜂农转场需事先选好场地,办理好目的地村镇准许落场手续后再出发。尽量与以前熟悉的蜜源地联系,更容易获得当地支持。蜂农自身应准备好口罩、消毒液等防护用品,做好防护。同时配合当地政府的管理与协调,尽量减少与周边人员接触。

刘忠华养殖的是意大利蜂,这种蜜蜂繁殖能力强、产蜜快、经济效益高,是国内多数蜂农的选择。但由于饲养规模大,需要广阔的蜜源,一旦蜜源地花期结束,蜂农就要将蜂场迁移到下一个花场。“过了花季,千万张嘴要吃饭,人工喂饲料成本太高,所以非要跟着花期赶场。”刘忠华说,他和公安县的200多户蜂农,每年都要带着蜂箱长途奔走,由南向北“追花夺蜜”。

2月中旬,云南农民开始给油菜喷洒农药防治虫害,这让蜂农们的处境雪上加霜。“不怪人家,我们要养家糊口,他们也是。”为了错开云南的农药喷洒期,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每年会在2月10日前后返回湖北老家,也能让蜂群采食家乡刚刚开放的油菜花。但由于疫情期间村镇封锁道路,湖北又是重灾区,他们今年延迟了1个月才返程,损失惨重。

特别是高峰日的8时至11时,石景山八宝山公墓、福田公墓,朝阳东郊殡仪馆,海淀金山陵园、万安公墓,丰台太子峪陵园,昌平佛山陵园,通州通惠陵园,门头沟万佛华侨陵园,顺义潮白陵园等墓地陵园周边,易出现短时交通拥堵。

虽然前景困顿,很多老一辈蜂农依然舍不得放弃。

由于担心感染,加上封村封路,信息不畅通,当年多数蜂农不敢出门。刘忠华沿着国道一路向北转场放蜂,最后竟获得了大丰收。“我前几天还和朋友开玩笑说,大疫之年,说不定我们还能像当年非典时期一样丰收呢。”刘忠华笑着说。不过,他最后把话头一转,“今年确实太难了。”

受到去往金山陵园、万安公墓及香山地区车流集中影响,西北五环、香山南路、万泉河路、黑山扈路易出现拥堵情况。

为解决蜂农转场难等问题,3月12日,农业农村部发布《关于切实打通堵点促进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》,要求各地积极为蜂农转场创造条件,纠正个别县乡封村断路、一概劝返等做法,打通蜂农转场“最后一公里”。随后,多地也下发了相关通知。

一切似乎都按计划进行着。但刘忠华与贺福平没有料到,一场疫情突然席卷全国。